“1040阳光工程”这个传销组织 在合肥大行其道
2012-12-14 22:20:00   来源:黄石新闻网(东楚晚报)记者 叶建鹏/文   评论:0 点击:

昨日上午,大冶东岳街办新美村彭小海湾彭正清苦苦劝说女友小兰无效,小兰还是向表哥交了6.98万元钱,入股1040阳光工程。

昨日上午,大冶东岳街办新美村彭小海湾彭正清苦苦劝说女友小兰无效,小兰还是向表哥交了6.98万元钱,入股1040阳光工程。

1040阳光工程,被传为国家暗中支持的资本运作项目、每个入股的人都有机会获得“1040万元钱”。

目前,大冶有数百人身陷这个巨大的骗局。

灯火辉煌的高楼里,人人都会讲资本运作

小兰今年33岁,从25岁起,在东莞开一家服装店。几年下来,她挣了40多万元钱。

今年春节后,她重新开张,发现顾客越来越刁了,一件衣服要“解说”半个多小时才卖得出去。

随后,她把店关了,想做点“以钱生钱”的生意。

小兰的表哥老金从去年开始,就带着自己的侄女,在合肥做1040阳光工程。老金叫小兰过去看看。

12月2日晚上,彭正清将小兰送到合肥滨湖新区观湖苑七栋二单元老金的家。晚饭后,老金带着小兰、彭正清逛滨湖新区。一片片高楼大厦,灯火通明。这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。

12月3日早上,老金带着小兰、彭正清,到隔壁的清华园小区,看望一位女孩。这位女孩说,她今年25岁,姓徐。2009年,她到深圳一家工厂打工,每月有4000多块钱。虽然工资高些,但她受不了苛刻的劳动纪律。去年,一个亲戚叫她到合肥做生意。她就到了合肥,现在,“宝马”有两辆。

接着,她拿出两张信纸,一边讲,一边在信纸上写:这个生意叫1040阳光工程,实行五级三晋制,五级是业务员、组长、主任、经理、老总,三晋是老总A1、A2、A3。到了A3,就可以获得1040万元钱。

“具体怎么做呢?”小徐接着说,以前,要做业务员,最少要掏3800元,买一股。当上业务员后,要吸纳3个新人买股,这样,就可以当上组长。3个新人如果分别吸纳了3个新人买股,就可以当上主任。以此类推,可以当上老总A3,拿到1040万元钱。

“不过,这样做,至少要两三年时间,长了。”小徐话锋一转:现在,一个新人直接买21股,就可以当上主任。21股,要79800元钱。为鼓励新人,从第2股开始,只要3330元钱,这样,只要6.98万元钱,就可以上当上主任。当上主任后,吸纳3个新人也掏6.98万元钱,就可以当上经理。当上经理后,不用直接吸纳新人,可以静下来学习资本运作的知识,包括心理学、金融学、法律。等新人们也当上经理,就可以当上老总,不久,就可以拿到1040万元钱。

小兰听得很投入,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

小徐继续说,1040阳光工程属于资本运作项目。国家领导人某某某、某某某、某某某的故乡在安徽,国家对这个项目暗中支持。

随后老金又带着小兰和彭正清,到100多米外的另一个住户小刚家。

小刚很热情地问:“你们对1040阳光工程有什么印象?”

彭正清说:“这是传销……”

小刚连忙打断他的话说:“我原来陷入过传销,国家宏观调控,对传销行业不利。但是,我们现在搞的,不是传销,是从国外引入中国的资本运作项目。”

随后,老金又带着小兰、彭正清到另一住户家串门。开门的男青年说,他姓余,财经学本科生。接着,他从财经学的角度,剖析1040阳光工程符合财经学原理,没有问题。

建筑物造型,也暗合1040阳光工程?

到了下午,老金带着小兰和彭正清逛滨湖新区天鹅湖公园。公园内外,人山人海,像赶集一般。

公园内有个雕塑,上面刻了几枚古代铜钱。小兰和彭正清跟着人群围观。老金连忙讲解说:“这钱币,寓示着‘钱景’。”

接着,小兰和彭正清转到4个小孩踩树筒的雕塑旁,觉得雕得栩栩如生。老金又讲解说“这就是‘一带三’。”

“你们数下,这里的地板砖有多少块。”一位男青年带着20多位男、女青年,向他们走来。

其中几位男、女数着:“1、2、3……21块。”

这名领头的男青年就笑着说:“这就是叫我们买21股。”

这时,从另一个闹腾的人群中,有人说“你们看看,广电中心和体育中心像什么数字?”

一名瘦男子,立即伸出双手比划着:“广电中心在两个不同的位置看上去像数字“1”和“4”。体育中心的顶部遮雨棚是个环形,内外两个圆形,像两个“0”,这就是“1040”。”

所谓资本运作项目,其实就是“新传销”

12月4日早上,彭正清带着一个又一个疑团,回到大冶上班。

他是正宗的数学本科生。他算了一下:一个新人带3个新人,然后,3个新人再带9个新人,这样呈几何式的发展到老总A3级别,这个网络就有11亿多人。而中国总共只有13亿人。

他又算了一下,就是这样发展到老总A3级别,扣掉各种上交的钱,也只能拿到65万元钱。哪有1040万元这么多?

记者多方采访得知,1040阳光工程是个类似传销的巨大骗局,根本不存在国家暗中支持。

12月12日、昨日,连续两天,合肥市蜀山区政府组织工商、公安、街道等单位100名工作人员,来到天鹅湖公园,驱散1040阳光工程传销人员。

但是,他们赶走了不久,这些人又来了,说自己是“旅游观光”,甚至反问“旅游观光,总不违法吧?”

丈夫不回头

反叫妻子跳楼

这两天,彭正清天天给女友小兰打电话,并把《江淮晨报》的相关报道传给小兰看,不料,已被“洗脑”的小兰,认为1040阳光工程是“以钱生钱”的最佳模式,执意掏了6.98万元,交给表哥老金。而老金已是“主任”。

彭正清不禁仰天长叹。

这两天,大冶茗山乡黄京南村妇女何海梅,则瘦了很多。去年年初,她小儿子被村里一个从小玩到大的男青年,带到合肥做1040阳光工程。去年7月,她的丈夫被小儿子叫到合肥,跟他一起做。他们从家里带了15万元钱,还嫌不够,还找亲戚借了6万多元。

12月5日,她带着大儿子到合肥,找到了他们的住处,叫他们不要上当受骗,快回家。她的丈夫觉得她是胡闹,很生气。

她就继续劝说,不料,她的丈夫气急败坏地指着阳台,冲着她喊:“你跳下去!”

在她大儿子的保护下,还好没有挨揍。

据各方传来的消息,身陷1040阳光工程的大冶人,至少有数百人。其中,有的人已经做到了“老总”级别。

他们带着暴富梦,来到合肥。即使感觉受骗了,也在自私和贪婪的心理作用下,找亲人、朋友、同学、同事入股,减少损失。

昨日,合肥市蜀山区政府打传办工作人员、蜀山区工商分局副局长钮梅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正在加大整治力度。

这个1040阳光工程传销网络,要彻底铲除,必须铲除“老总”及幕后秘密布局的人。他们都是领导、组织传销活动的犯罪分子。根据最高检和公安部关于领导、组织传销活动罪的立案标准,必须领导、组织30个传销人员。但是,很少有传销人员愿意指证他们,很难凑齐“30个”。

大冶这些人,能顺利地回到大冶,回到家吗?

本报将继续关注。

相关热词搜索:1040 阳光工程 合肥传销

上一篇:山东圣翰学院招生调查①:在校学生招生奖金未兑现
下一篇:传销组织天津国际集团传销头目非法拘禁他人获刑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